加拿大应反思实施“种族灭绝”的历史黑暗一页

加拿大应反思实施“种族灭绝”的历史黑暗一页

2021年已经过去了一半。今年让我真正思考历史,思考作为一名加拿大华人意味着什么,尤其是加拿大的殖民性质,以及加拿大政客在批评中国时所占据的所谓“道德高地”。

据说,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

然而, 2021年加拿大正在“出土”一段黑暗而鲜为人知的历史,以至于加拿大国庆日那天不得不降半旗致哀。

没错,加拿大主流社会对原住民儿童在寄宿学校受到的虐待表示了怀疑和震惊。

然而,我们绝不能忘记两个关键问题:第一,对原住民的种族灭绝从一开始就是加拿大作为殖民主义国家建国的核心;第二,种族灭绝的历史对几代加拿大原住民来说是活生生的现实。

我们必须重点关注的不仅是加拿大寄宿学校制度及其种族灭绝罪行,还有西方世界500多年来在世界各地犯下的反人类罪行,更要关注的是整个西方的殖民计划。

尽管殖民主义采取的压迫形式有所不同——无论是对美洲土著居民的种族灭绝还是对非洲人的奴役,以及发动对中国的鸦片战争,其背后逻辑相通:为了帝国的利益和资本积累,对全球土地、有色人种和资源的无情剥削,对白人作为主导的意识形态培育,以及为了支持基督教的单一文化而压制世界多元文化体系。

即使在今天,经过全世界被压迫人民数个世纪的反殖民斗争,20世纪上半叶两次血腥战争后,人类建立了现在的国际体系,白人至上主义和殖民心态仍然深深植根于西方主流文化。

必须强调的是:种族主义不仅是一种主观心态,更是一种根深蒂固的制度和剥削的权力结构,通过这种结构,殖民者及其后代享有特权的社会、经济和文化地位得以繁衍。

当然,这并不是说所有的白人都是种族主义者。一个多世纪前,《布莱斯报告》( Bryce Report)的命运揭示了加拿大寄宿学校制度的情况。长期以来,白人医生和社会改革家彼得•亨德森•布莱斯一直在记录寄宿学校所犯的“国家罪行”。

然而,布莱斯的声音却被边缘化和忽视,这本身就有力地控诉了系统性制度化的种族主义,以及加拿大主流社会对原住民的种族灭绝态度。今天,尽管少数族裔的反抗仍在持续,种族主义仍然是加拿大社会的一个主要问题。

加拿大对华外交政策依赖美国,加拿大政府在人权问题上对中国自以为是的立场,都助长了反亚裔的仇恨。对亚裔加拿大人的种族攻击事件增加证实了这一点。

中国从来不是殖民国家。相反,作为一个曾经遭受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迫害的民族,中国人民对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的罪行有着强烈的集体记忆。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思想在中国文化中根深蒂固。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增强,并在全球事务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西方政客和各类学术权威高度一致地宣称,中国将崛起为一个“传统帝国霸权”。

在我看来,这种决定论的观点更多地反映了根深蒂固的西方帝国主义范式,而不是对中国发展道路的合理预测。

白人至上的殖民心态至今仍在西方主流文化中根深蒂固,并成为当今种族主义泛滥的根源。加拿大现在应该集中精力进行尚未完成的反对种族主义的斗争,早日解决其殖民主义留下的遗产。

(作者:加拿大皇家学会院士,著名传播学者赵月枝教授)